梦然

梦然,梦境和梦想,全都散落遗失在大自然。梦然,梦于自然。ζψξ

一开始我觉得我大概舍不得吃,结果没一会它就被同学碰坏了눈_눈哭死
我家小天使啊啊啊

你们下辈子还会在一起嘛?

网上被人撒狗粮产生的脑洞,斑爷作为最爱的人物看多了他的同人可能会ooc。不喜勿扰,谢谢。

斑爷作为最爱的人物看多了他的同人可能会ooc。
斑爷作为最爱的人物看多了他的同人可能会ooc。
斑爷作为最爱的人物看多了他的同人可能会ooc。

问:你们下辈子还会在一起嘛

修因
因陀罗:?

因陀罗: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啊

阿修罗:对啊,下辈子已经在一起了哦,这辈子哥哥一直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嘿嘿

因陀罗:阿修罗……

阿修罗:哥哥么么ヘ(╯ε╰)ノ

劳资才刚被撒完狗粮啊啊啊啊啊!!

柱斑
斑:下辈子?这辈子是一不小心被缠上了,你认为下辈子我还可能和这个有烦人消沉癖的家伙在一起嘛?!

柱间:斑斑……

斑:喏!消沉癖犯了就这鬼样!烦死了!

柱间:斑……可是我们的下辈子已经有要在一起的趋势了啊……

斑:你不也只是说了那只是趋势而已,而且你这家伙的转生者不是一直再说我们的下辈子是朋友嘛!哦,还是最好的那种!

柱间:斑!斑斑我错了啊啊啊你别走啊啊啊!下辈子我绝对不会这样的我绝对会对你比这辈子还好的!

斑:哈?!你的意思是,你这辈子对我的好还有所保留?!滚吧,下辈子再说!

柱间:啊不,不是这样的啊斑斑,我是真的全心全意在爱你啊听我解释!!

看着愈行愈远的两人,被留在风中的我刚才可能又被塞了一嘴狗粮……

鸣佐
鸣人:当然会啊我说!我和佐助可是最好的好朋友啊我说!!

佐助:下辈子我还是和我哥在一起吧。(冷漠)

既能被宠上天又能防止自家哥哥被隔壁止水叼走,很棒的主意呢佐助君,但那时候你会不会从被发朋友卡变成被发兄弟卡?

止鼬
止水:嗯,其实你这个问题是有争议存在的,首先,我们死后会不会转生还是个未知数;其次,即使真的转生到下一世了,我们也不一定还能再相见,就不能再通过人体一系列化学反应产生爱情;第三,如果我们的转生出了意外,毕竟这是谁也没办法控制的,转生后不保证不会出现因为各种因素我们无法在一起的情况;再者……万一……而且……还有……然后……最后……对了……

鼬:不愧是止水!而且我觉得还有可能……

止水:果然很优秀呢小鼬!你刚刚的话……

blablablablablablabla……

止水:总之,如果我们还会再有下辈子,不论如何,我都会再和小鼬相爱一次,再做一辈子的夫妻!

鼬:我也一样,止水桑。

这段采访最后虽然很暖,但是我的耳朵好累啊……

扉泉
泉奈:那种事是不存在的,下辈子我一定要把那一刀还回去随便废了他的肾!

扉间:直接比他早几年转生然后使用秽土就可以了,这样还能避免很多转生中的麻烦。

泉奈:死白毛你想都别想!

扉间:现在我就可以自杀去转生,绝对能计划通。

泉奈:混蛋你想干什么,你自杀我允许了吗?!你敢动一下你自己试试!

扉间:我自己的身体我为什么不敢动。

泉奈:果然千手都是卑劣的家伙!

扉间:不比你们宇智波。

于是话题就被拉到千手和宇智波上去了,我也懂得什么叫做花式虐狗了

带卡
带土:下辈子我怎么可能会和这个根本不懂甜食的美好的辣鸡在一起!

卡卡西:我选择亲热天堂。

带土:什么?!又是那本破书!这辈子劳资就去把它们烧个干净!(说干就干一个火盾烧掉卡卡西手上那本书)

卡卡西:带土……(蓄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卡西:记得吗,一本就是一个月的红豆糕和半个月的甜食

又是新一轮的鬼哭狼嚎,这件事告诉我们,对木叶温和的六代目是可以干很多事情的,但是,千万别碰他的书

日常温馨向(2)

只有一点点的鸣佐和一句话的止鼬^_^||



早餐

      把材料搅匀,放进正常的糖量,装糖的罐子刚好空掉。然而千手柱间不紧不慢地打开橱柜又拿出一罐糖来,面不改色地往锅里又加了两勺半。

      对宇智波斑来说这才是正常的糖量。

      家里不多存几罐糖,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养了一只宇智波。

      然而在鸣人和佐助同居之后,说这话的人就渐渐少了,毕竟佐助一生气,鸣人几乎全靠酸甜的番茄才避免了晚上一个人睡冷被窝的悲剧的发生。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柱间把甜饭团装进豆皮里才突然想起,鸣宝和佐宝两家的家长都有事,连年纪尚小的鼬都要和隔壁止水出远门修行,所以拜托他和斑照顾一下两个团子——还没跟斑说呢。

      把豆皮寿司装盘,昨天被拜托照顾宝宝所以专门买的牛奶也煮好了,柱间把热牛奶倒进杯子,连同豆皮寿司一起封进了卷轴——令人伤心,今天没办法等斑一起吃早餐,昨天从五影会谈回来还积了一些文件,狠心的扉间为了“难得和自己的爱人同时下班”,说什么也不肯帮亲哥处理一下这些文件。要是不按时去火影楼,亲自跑到家里来揪着自家大哥的耳朵怒吼这种事,扉间已经干过不止一次了,吵到斑休息就不好了……

      刚刚完成封印,就听到了浴室里一阵水声,随即又是一个温和的笑。

     “已经起来了啊……”

     “咚咚咚”

     “来了来了”听到敲门声,千手柱间忍不住疑惑,谁啊,这种时候来访。

     “……”扉间来了到是毫不意外,但是和他哥一样爱在冬季赖床的泉奈也一起来了这就有点奇怪了,而泉奈和扉间手里还各抱着一只团子就不只是有点奇怪了。

     “堵在门口干嘛!外面很冷的好么!”

——斑洗完澡出来的分割线————

     “所以,你们在打算过来和我们一起吃早餐的路上,遇到两家家长,把佐助和鸣人交给你们,让你们带过来这里提前适应一下环境?”斑擦干了头发,和泉奈一起往餐桌的方向移动。

     “嗯,这几天一些高层点的干部都挺忙的呢。”

     “可是我怎么没听柱间说起要帮忙带孩子的事?”

       柱间摆放餐具的手顿了一下:“啊呀啊呀,因为斑斑前几天都有些忙嘛,所以是打算今天早上和你说的,谁知道今天早上……相信我斑斑,我绝对没有要瞒着你的意思!家里有什么事我都绝对会上报给lao……斑斑你的!”

       早餐都还没和斑斑一起吃呢,这时候要顺口喊老婆大人,他的那份绝对要在两个宇智波的追打中被不小心掀翻。

      “这种事情有什么必须上报的,你明知道我不会放着两个孩子不管。”面无表情地抿了口热牛奶试试温,又皱皱眉,放下了杯子。

       柱间立马会意,转身去厨房拿来糖罐子,往斑的杯子里加了点糖。

      “啧,喝个牛奶都要加糖。”扉间一边说着,一边往粥里加盐。

     “宇智波都是这样喝牛奶的可好喝了不信扉间你也试试!”在整扉间的行动上,泉奈的速度堪比飞雷神,一个错眼,小半罐的糖就进了千手扉间的杯子——如果不是扉间和泉奈在各个场合随时随地互怼了这么多年的经验,整罐糖都被倒进去也不是不可能。

      幸好他阻止了那种悲剧的发生,还把差不多同样分量的盐搅进了泉奈的粥里。

     “千手都是这么喝粥的味道不错你也试试。”

     “……死白毛你!”

      柱间和斑明显是看过不下数百次这样的场景了,连斑都不再在意。

      柱斑夫夫无奈地对视一眼后,柱间默默地把扉间的杯子拿过来,把自己那杯正常的牛奶推过去;斑默默地把泉奈的碗和自己的对调一下,又默默地把柱间手边的甜牛奶和泉奈那杯没来得及加糖的牛奶对调一下;柱间则再次伸手把自己还没加盐的粥推过去,把斑的碗挪到面前。

     “我开动了——!”

      一阵微妙的沉默之后,几个大人突然喊出来的声音把已经吃过早餐在地上打滚(鸣宝)玩耍(佐宝)的两宝都吓了一跳。

      佐助宝宝很快镇定下来,继续和那只一直被抱着不撒手的绿恐龙公仔愉快地玩耍,鸣人宝宝则是一直愣在那里,连滚都不打了。

      一直专心致志地和绿色的小伙伴玩的佐助宝宝突然发现,那只烦人的愚蠢的金色的小伙伴突然不围着自己打滚了。

      好奇地用脚踹踹,鸣宝如在梦中惊醒,反应却一反往常的迅速,一下子捉住了佐助宝宝还未来得及缩回去的小脚丫。

    “哇啊!呜!”佐助宝宝不停地踢腿,试图把鸣宝踢开,无果,又拿自己的绿色小伙伴去砸,仍然无果,反而被鸣宝一把抓住小手,然后……压了上去,并且舔了佐宝满脸的口水,似乎是以这种方式寻找刚刚被吓着了的安慰。

      再大一些就不只是舔一舔脸蛋这么简单了呢~更大一些就不只是对脸蛋动手这么简单了呢~当然这是一个十分漫漫长的过程呢~

      无视这边两宝的闹(单)闹(方)腾(亲)腾(热),大人们的早餐时间一派融洽(?),宇智波祖传炸起的发尖反射了早晨的点点阳光,不知道恍惚了谁的眼。

    

     

     

     
   

     

     

     
     

     

宇智波斑是什么样的人

昨天写了一半今天又写一半,两次心情差距很大所以……咳,然后……好久没写东西了,而且第一次写柱斑,可能大概在你们眼里会有一点ooc?不知道,可能会有……而且会很啰嗦……以及用不来本软件的排版……主要写斑啦,爱斑爷♥                                                                         ———————————————————本篇设定小记者是被木叶村民捡到发现失忆,治疗后去当记者,记不得有关斑爷的传言,再一次听到后觉得传言不真实所以并不在意。                                                举起话筒,准备记录。身下的垫子不像以前用过那些那么软,感觉太硬了,坐久了还真有点不舒服,所幸这也是这次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宇智波斑是个怎么样的人?  ”
                                                                                                                              泉奈十分积极地第一个发言(实际上是柱间不敢和他抢,不小心伤着奈让斑知道就完了有木有)                                                  “斑哥当然是个完美的人!温柔强大很会照顾人,外貌也是全族公认最美(听错了,划去)帅!而且经常给我做甜丸子,超好吃!实力什么的应该不用我说,小时候经常陪我训练,教我各种厉害的忍术,失败时候的安慰很温暖贴心,斑哥从小就是个天才!我有一个完美的尼桑!!”

泉奈沉浸于过去美好的日子不再说话,柱间立马跟上:
     “斑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现在你的眼神可能比他更温柔一点……

     “如刚才泉奈所说,虽然有点傲娇,是这么形容的吧?但他对弟弟疼爱有加,有信仰而又虔诚。斑虽然比较瘦但是绝不羸弱还有肌肉,摸起来手感超好!斑是上天给我的启示,我唯一的对手,世界上无法取代的最好的  天、启  哟!”
  
      柱间大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启卡吗……

      “两个斑吹……”扉间整理好从刚才就一直在写的任务报告,凉凉的语气里充满鄙视与嫌弃。

      “死白毛你说什么?!你有什么不服的吗,只是因为你不论哪一点都比不过斑哥吧!”死白毛一定是嫉妒了,嫉妒我完美的尼桑,毕竟自家斑哥不论是比起他还是他那个傻大哥都好上太多了!好吧虽然这个白毛长得也还不算太差,但比起斑哥还不是云泥之别!

      “嘁。”扉间不屑,“不服?我和那个狂妄自大,心狠手辣,阴险卑鄙,阴沉偏激,残忍嗜血又那么好战的人,有什么好比的。”扉间一边说着一边把任务报告放进卷轴里封好。总之宇智波斑的本次任务态度评价那一栏上,“认真负责,心思细密,战斗英勇,照顾同伴”才不是他千手扉间写的。

      后来发生的事肯定就是泉奈炸毛,又和死敌开始互怼。但因为都劳累了好几天,扉间还写了那么长的任务报告,再加上柱间在其中并没有多大作用的劝解,斑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菜品,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时,总算没有看到家里天生就互看不顺眼的弟弟们搞得像要拆迁了的场景。
   
      这次任务特殊,麻烦,但对刚刚建成的木叶相当重要,否则木叶的四位大佬也不会亲自辛劳这么多天。今天好不容易成功结束任务,又回来得太晚,已经没有商店在营业,四人肚子可没一个不是饿着的,要是这时候没法好好用餐,不论两个弟弟中的哪一个胜出都没好处,还会殃及到无辜的哥哥们……

      “怎么了泉奈,扉间又欺负你了?先来吃晚饭,吃完了尼桑帮你狠狠教训他!还有千手柱间,给我管好你弟,管不好我来!”如果能忽略斑此刻身上穿的围裙,和眼底已略有点明显,惹人心疼的疲劳感,那么现在的他也还是很有威压而不是有“一家之主”气概的“女主人”了。

      “嗯嗯,尼桑最好啦!我要吃丸子!”泉奈秒换脸,乖巧地如小猫般凑到斑身边去讨要丸子吃。

      “斑斑我冤枉……”千手柱间挂着宽面泪装可怜,奈何斑的关注点全在亲爱的弟弟身上压根不理他,于是只好……“啊——!!”突然捂住肩膀惨叫。

      斑脸色一变,把整盘丸子慌忙塞进泉奈怀里,“怎么了,伤口还是……都是我……”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三个字除了靠他很近的柱间没人听得到。

      是的,伤口,斑因为一个无辜村民的处境十分突然地收回招式,千手柱间因此为斑挡的那一下子可不轻,整个右肩被狠狠贯穿,伤势严重。

       咳,当然,除了被“爱”蒙蔽双眼的斑,柱间的伤势究竟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毕竟以他那个变态体质……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晚是宇智波斑亲自下厨做饭的原因了。柱间为斑“重伤”,让他去是不合情理的;扉间还需要写本次长长的任务报告;至于泉奈,斑根本不舍得自家辛苦了好几天的乖巧可爱的弟弟这时候去下厨做饭,而且泉奈能拿得出手的菜式真的没几样……

      之后柱间见阴谋得逞,作死地吃斑豆腐,恼羞成怒的斑终于识破这家伙所谓的“伤势严重”一拳头朝着那块“重伤之处”毫不留情地砸下去。就算旧伤好了这又是一处新伤了。

      而在这之后继续去忙活的斑,真的颇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呐……

       “过来吃饭。”
       “斑哥我还要吃丸子!”泉奈兴奋地奔(飞)向饭桌旁的斑,一定要比死木头先!

       “斑斑斑斑有蘑菇杂饭吗?”柱间的速度也不容小看。

      扉间不紧不慢地朝热闹的那处走。

     “死木头你给我滚开,离斑哥远点!”
     “咦咦,别这样嘛泉奈!我可是斑的合法——呃噗——!”
      “去死啊混蛋千手!!!!”即使不在精力旺盛的状态,揍千手柱间的力气也还是必需要有的。他优秀完美的尼桑啊,就这么被对家的死木头给叼去了!

      斑也许只是单纯地有点累了,似是无奈地看着他们,没什么其它的动作。

      不见战前那股意气风发,退下战时的自信狠厉,战后一身血腥,一下战场就已清洗干净。那双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血红色黑纹的写轮眼,现在看着黑白分明,但又似静含一汪柔水,在灯光下说不出的温柔。

      此时的斑,如泉奈柱间口中的温柔美丽,扉间笔下的“照顾同伴”。

      别说“忍界修罗”,“战场玫瑰”的玫瑰都只是一朵收起尖刺,静静在柔和的灯光下半开着的玫瑰花。

      斑他……本应如此吧。

      看得有些痴了,身下硬垫子坐久了的不适感也没有影响了。

      他眼波流转,一个不经意的错眼,幸运地对视。眼底的警惕一闪而过,比大脑先行一步,以一个保护的姿势挡住泉奈和柱间的手臂也很快调整过来。

      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过程比一瞬都要短暂,结束得无声无息。甚至认真和泉奈争抢的柱间都没怎么察觉。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奇怪……噗,别扭?

      泉奈和柱间的竞争几乎进入白热化阶段,都没注意到争夺中心都已被挤出桌边。不过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其实斑愿意的话,不仅不会被挤出来,还完全可以平息这场争夺战。

       所以他现在到底是想干嘛?咦咦,朝这边过来了,还顺手拿走扉间大人脖子上的毛领子?!

     完全无视扉间大人那个恐怖得要吃人的表情,在一个礼貌的距离停下。他很高,且瘦,但绝不羸弱。他站着,这样被他看,难免有一些冷汗。他几分高傲的模样,有点冰冷的感觉,但也没有传言中的恐怖。

     “……”
     “……”怎么了嘛……

     然后是微不可闻的一声短叹: “……垫子的软度应该更适合忍者而不是刚出来的记者,不习惯就拿去垫着。”一团毛领子在眼前放大……您就是要花式报复那个叼走您弟弟的人也别扯上我嘛斑大人!

      扉间大人在那边的餐桌旁,而斑大人就在眼前……不容再思考,急急忙忙把他递过来的毛领子往身下的垫子上放。领子上还有余温,而且终于知道了为何扉间大人为何如此钟爱毛领子了。

      “……我是说……”
      “咕噜噜……”

       不就是为了蹲点没吃晚饭吗,不争气的肚子!!

       “咳,我是说,拿去垫餐桌旁边的垫子,今天没控制好把食材放多了。”

      虽然很想推脱,但是肚子都已经这么不争气了还想怎样……

      泉奈粘在斑的左侧,坐在右边的不是柱间,千手兄弟的眼神,有种“只要斑一离开餐桌,那么……”的恐怖感……

      结果不一会儿,斑大人还是因为刚刚叮好的蘑菇酱和甜点离开了……

      泉奈蹦蹦跳跳地跑去帮忙,扉间熟练地把属于自己和自己兄长的那份甜丸子全部放到泉奈的盘子里后,冷着脸以要去监视两个“阴险邪恶的宇智波”为由起身去了厨房。

      再之后,是一阵景物瞬移的画面。

      如果说,此刻柱间大人在斑大人右边位置上,那个大大绽开的笑容真的特别傻,特别需要被揍一顿,会不会被村里那群火影大人的狂热拥护者打?

      “对了,小丫头。”
      “?”
      “哈哈,真是,刚刚本来还没有说完的,就被扉间那家伙打断了。”他大大咧咧地坐着,一只手撑在膝上,一只手毫无形象地抓脑袋。

      “……”
      “诶诶,别那么冷漠吗,难不成你和斑一样是外冷内热的那种?”

      “……”
      “别这样么,还是说果然这是我的问题?……”出现了,传说中的消沉癖。

       所以说,你到底要说些什么啊……果然这个时候还是应该学斑大人那样一个拳头抡过去吗?不会抡拳头,一个厚笔记本转角砸过去,威力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正在估计笔记本本角的杀伤力,柱间却突然恢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和斑还是很不同的,看见刚刚我那个样子他肯定又得教训我的消沉癖了哈哈~”

      笑容很爽朗,所以您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就连醒来时被一群医生折腾又被各种人各种安排都没有如此不耐烦啊!

     “咳,真的不逗你了。你不是问宇智波斑是个怎么样的人嘛?刚刚没有说完,现在我要补上最重要的一点,要拿笔记本好好记着,明天放到头条上哦~”

     “宇智波斑呐,宇智波斑,是千手柱间最重要的人。”   

      他转头看向厨房,目光柔和得不可思议,根本不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忍者可能拥有的。

     “宇智波斑,是被千手柱间,深爱着的人。”

     “咔嚓——”
      拍不到柱间的正面,他脸部的曲线不知是因为目光所聚焦之人,还是因为头顶的灯光,变得异常柔和。
      照片上,斑的背影极像一位正在处理晚食的贤惠妻子。
      而扉间和泉奈较劲的样子,从没有任何人拍到过。

      之前因为总是拍不到被采访人的一个好好的正脸(要么人家眨眼要么突然打喷嚏要么我这边就是拿不好相机),没少被带新人的前辈训斥。
      这张照片要拍的有四个人,仍然没一个被拍到了正脸,但也不想再拍了,这就很好了。如泉奈口中对斑的形容词——完美。

      直到被热情的柱间的木遁分,身送回租来的公寓,也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部门里的前辈们用尽各种办法,抵死不愿接这个采访任务,尤其还强烈要求去掉最后一个问题。

      明明如果真的被去掉了,这次采访才会变得和以前的那些新闻一样死。

      “宇智波斑,是被千手柱间,深爱着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临睡前会想起这句话,但看着大大咧咧的柱间大人并没有说错,那样的斑大人…值得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最后是看着那张照片睡着的。照片上的四位,都要好好的一起生活下去哦。

——————————————
第一次写柱斑,本来准备了千言万语想说说我的本命,哦不,我的命——咱们斑爷,但是最后只写的出来一句话:斑爷,我爱你^_^感谢在被现实伤得体无完肤的我的世界里,有你,给我温暖,和感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