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然

梦然,梦境和梦想,全都散落遗失在大自然。梦然,梦于自然。ζψξ

宇智波斑是什么样的人

昨天写了一半今天又写一半,两次心情差距很大所以……咳,然后……好久没写东西了,而且第一次写柱斑,可能大概在你们眼里会有一点ooc?不知道,可能会有……而且会很啰嗦……以及用不来本软件的排版……主要写斑啦,爱斑爷♥                                                                         ———————————————————本篇设定小记者是被木叶村民捡到发现失忆,治疗后去当记者,记不得有关斑爷的传言,再一次听到后觉得传言不真实所以并不在意。                                                举起话筒,准备记录。身下的垫子不像以前用过那些那么软,感觉太硬了,坐久了还真有点不舒服,所幸这也是这次采访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宇智波斑是个怎么样的人?  ”
                                                                                                                              泉奈十分积极地第一个发言(实际上是柱间不敢和他抢,不小心伤着奈让斑知道就完了有木有)                                                  “斑哥当然是个完美的人!温柔强大很会照顾人,外貌也是全族公认最美(听错了,划去)帅!而且经常给我做甜丸子,超好吃!实力什么的应该不用我说,小时候经常陪我训练,教我各种厉害的忍术,失败时候的安慰很温暖贴心,斑哥从小就是个天才!我有一个完美的尼桑!!”

泉奈沉浸于过去美好的日子不再说话,柱间立马跟上:
     “斑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现在你的眼神可能比他更温柔一点……

     “如刚才泉奈所说,虽然有点傲娇,是这么形容的吧?但他对弟弟疼爱有加,有信仰而又虔诚。斑虽然比较瘦但是绝不羸弱还有肌肉,摸起来手感超好!斑是上天给我的启示,我唯一的对手,世界上无法取代的最好的  天、启  哟!”
  
      柱间大人,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启卡吗……

      “两个斑吹……”扉间整理好从刚才就一直在写的任务报告,凉凉的语气里充满鄙视与嫌弃。

      “死白毛你说什么?!你有什么不服的吗,只是因为你不论哪一点都比不过斑哥吧!”死白毛一定是嫉妒了,嫉妒我完美的尼桑,毕竟自家斑哥不论是比起他还是他那个傻大哥都好上太多了!好吧虽然这个白毛长得也还不算太差,但比起斑哥还不是云泥之别!

      “嘁。”扉间不屑,“不服?我和那个狂妄自大,心狠手辣,阴险卑鄙,阴沉偏激,残忍嗜血又那么好战的人,有什么好比的。”扉间一边说着一边把任务报告放进卷轴里封好。总之宇智波斑的本次任务态度评价那一栏上,“认真负责,心思细密,战斗英勇,照顾同伴”才不是他千手扉间写的。

      后来发生的事肯定就是泉奈炸毛,又和死敌开始互怼。但因为都劳累了好几天,扉间还写了那么长的任务报告,再加上柱间在其中并没有多大作用的劝解,斑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菜品,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时,总算没有看到家里天生就互看不顺眼的弟弟们搞得像要拆迁了的场景。
   
      这次任务特殊,麻烦,但对刚刚建成的木叶相当重要,否则木叶的四位大佬也不会亲自辛劳这么多天。今天好不容易成功结束任务,又回来得太晚,已经没有商店在营业,四人肚子可没一个不是饿着的,要是这时候没法好好用餐,不论两个弟弟中的哪一个胜出都没好处,还会殃及到无辜的哥哥们……

      “怎么了泉奈,扉间又欺负你了?先来吃晚饭,吃完了尼桑帮你狠狠教训他!还有千手柱间,给我管好你弟,管不好我来!”如果能忽略斑此刻身上穿的围裙,和眼底已略有点明显,惹人心疼的疲劳感,那么现在的他也还是很有威压而不是有“一家之主”气概的“女主人”了。

      “嗯嗯,尼桑最好啦!我要吃丸子!”泉奈秒换脸,乖巧地如小猫般凑到斑身边去讨要丸子吃。

      “斑斑我冤枉……”千手柱间挂着宽面泪装可怜,奈何斑的关注点全在亲爱的弟弟身上压根不理他,于是只好……“啊——!!”突然捂住肩膀惨叫。

      斑脸色一变,把整盘丸子慌忙塞进泉奈怀里,“怎么了,伤口还是……都是我……”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三个字除了靠他很近的柱间没人听得到。

      是的,伤口,斑因为一个无辜村民的处境十分突然地收回招式,千手柱间因此为斑挡的那一下子可不轻,整个右肩被狠狠贯穿,伤势严重。

       咳,当然,除了被“爱”蒙蔽双眼的斑,柱间的伤势究竟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毕竟以他那个变态体质……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晚是宇智波斑亲自下厨做饭的原因了。柱间为斑“重伤”,让他去是不合情理的;扉间还需要写本次长长的任务报告;至于泉奈,斑根本不舍得自家辛苦了好几天的乖巧可爱的弟弟这时候去下厨做饭,而且泉奈能拿得出手的菜式真的没几样……

      之后柱间见阴谋得逞,作死地吃斑豆腐,恼羞成怒的斑终于识破这家伙所谓的“伤势严重”一拳头朝着那块“重伤之处”毫不留情地砸下去。就算旧伤好了这又是一处新伤了。

      而在这之后继续去忙活的斑,真的颇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呐……

       “过来吃饭。”
       “斑哥我还要吃丸子!”泉奈兴奋地奔(飞)向饭桌旁的斑,一定要比死木头先!

       “斑斑斑斑有蘑菇杂饭吗?”柱间的速度也不容小看。

      扉间不紧不慢地朝热闹的那处走。

     “死木头你给我滚开,离斑哥远点!”
     “咦咦,别这样嘛泉奈!我可是斑的合法——呃噗——!”
      “去死啊混蛋千手!!!!”即使不在精力旺盛的状态,揍千手柱间的力气也还是必需要有的。他优秀完美的尼桑啊,就这么被对家的死木头给叼去了!

      斑也许只是单纯地有点累了,似是无奈地看着他们,没什么其它的动作。

      不见战前那股意气风发,退下战时的自信狠厉,战后一身血腥,一下战场就已清洗干净。那双战场上令人闻风丧胆的血红色黑纹的写轮眼,现在看着黑白分明,但又似静含一汪柔水,在灯光下说不出的温柔。

      此时的斑,如泉奈柱间口中的温柔美丽,扉间笔下的“照顾同伴”。

      别说“忍界修罗”,“战场玫瑰”的玫瑰都只是一朵收起尖刺,静静在柔和的灯光下半开着的玫瑰花。

      斑他……本应如此吧。

      看得有些痴了,身下硬垫子坐久了的不适感也没有影响了。

      他眼波流转,一个不经意的错眼,幸运地对视。眼底的警惕一闪而过,比大脑先行一步,以一个保护的姿势挡住泉奈和柱间的手臂也很快调整过来。

      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过程比一瞬都要短暂,结束得无声无息。甚至认真和泉奈争抢的柱间都没怎么察觉。

      他的表情开始变得有点奇怪……噗,别扭?

      泉奈和柱间的竞争几乎进入白热化阶段,都没注意到争夺中心都已被挤出桌边。不过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其实斑愿意的话,不仅不会被挤出来,还完全可以平息这场争夺战。

       所以他现在到底是想干嘛?咦咦,朝这边过来了,还顺手拿走扉间大人脖子上的毛领子?!

     完全无视扉间大人那个恐怖得要吃人的表情,在一个礼貌的距离停下。他很高,且瘦,但绝不羸弱。他站着,这样被他看,难免有一些冷汗。他几分高傲的模样,有点冰冷的感觉,但也没有传言中的恐怖。

     “……”
     “……”怎么了嘛……

     然后是微不可闻的一声短叹: “……垫子的软度应该更适合忍者而不是刚出来的记者,不习惯就拿去垫着。”一团毛领子在眼前放大……您就是要花式报复那个叼走您弟弟的人也别扯上我嘛斑大人!

      扉间大人在那边的餐桌旁,而斑大人就在眼前……不容再思考,急急忙忙把他递过来的毛领子往身下的垫子上放。领子上还有余温,而且终于知道了为何扉间大人为何如此钟爱毛领子了。

      “……我是说……”
      “咕噜噜……”

       不就是为了蹲点没吃晚饭吗,不争气的肚子!!

       “咳,我是说,拿去垫餐桌旁边的垫子,今天没控制好把食材放多了。”

      虽然很想推脱,但是肚子都已经这么不争气了还想怎样……

      泉奈粘在斑的左侧,坐在右边的不是柱间,千手兄弟的眼神,有种“只要斑一离开餐桌,那么……”的恐怖感……

      结果不一会儿,斑大人还是因为刚刚叮好的蘑菇酱和甜点离开了……

      泉奈蹦蹦跳跳地跑去帮忙,扉间熟练地把属于自己和自己兄长的那份甜丸子全部放到泉奈的盘子里后,冷着脸以要去监视两个“阴险邪恶的宇智波”为由起身去了厨房。

      再之后,是一阵景物瞬移的画面。

      如果说,此刻柱间大人在斑大人右边位置上,那个大大绽开的笑容真的特别傻,特别需要被揍一顿,会不会被村里那群火影大人的狂热拥护者打?

      “对了,小丫头。”
      “?”
      “哈哈,真是,刚刚本来还没有说完的,就被扉间那家伙打断了。”他大大咧咧地坐着,一只手撑在膝上,一只手毫无形象地抓脑袋。

      “……”
      “诶诶,别那么冷漠吗,难不成你和斑一样是外冷内热的那种?”

      “……”
      “别这样么,还是说果然这是我的问题?……”出现了,传说中的消沉癖。

       所以说,你到底要说些什么啊……果然这个时候还是应该学斑大人那样一个拳头抡过去吗?不会抡拳头,一个厚笔记本转角砸过去,威力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正在估计笔记本本角的杀伤力,柱间却突然恢复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你和斑还是很不同的,看见刚刚我那个样子他肯定又得教训我的消沉癖了哈哈~”

      笑容很爽朗,所以您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就连醒来时被一群医生折腾又被各种人各种安排都没有如此不耐烦啊!

     “咳,真的不逗你了。你不是问宇智波斑是个怎么样的人嘛?刚刚没有说完,现在我要补上最重要的一点,要拿笔记本好好记着,明天放到头条上哦~”

     “宇智波斑呐,宇智波斑,是千手柱间最重要的人。”   

      他转头看向厨房,目光柔和得不可思议,根本不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忍者可能拥有的。

     “宇智波斑,是被千手柱间,深爱着的人。”

     “咔嚓——”
      拍不到柱间的正面,他脸部的曲线不知是因为目光所聚焦之人,还是因为头顶的灯光,变得异常柔和。
      照片上,斑的背影极像一位正在处理晚食的贤惠妻子。
      而扉间和泉奈较劲的样子,从没有任何人拍到过。

      之前因为总是拍不到被采访人的一个好好的正脸(要么人家眨眼要么突然打喷嚏要么我这边就是拿不好相机),没少被带新人的前辈训斥。
      这张照片要拍的有四个人,仍然没一个被拍到了正脸,但也不想再拍了,这就很好了。如泉奈口中对斑的形容词——完美。

      直到被热情的柱间的木遁分,身送回租来的公寓,也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部门里的前辈们用尽各种办法,抵死不愿接这个采访任务,尤其还强烈要求去掉最后一个问题。

      明明如果真的被去掉了,这次采访才会变得和以前的那些新闻一样死。

      “宇智波斑,是被千手柱间,深爱着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临睡前会想起这句话,但看着大大咧咧的柱间大人并没有说错,那样的斑大人…值得被全世界,温柔以待。

       最后是看着那张照片睡着的。照片上的四位,都要好好的一起生活下去哦。

——————————————
第一次写柱斑,本来准备了千言万语想说说我的本命,哦不,我的命——咱们斑爷,但是最后只写的出来一句话:斑爷,我爱你^_^感谢在被现实伤得体无完肤的我的世界里,有你,给我温暖,和感动^_^
                                                                                      

评论(2)

热度(43)